Menu

经济学家建言上海:硅谷的成功在于有斯坦福和伯克利,上海也要有足够好的高校

2019年11月1日 0 Comment

摘要:“投资人都是生意人,他们的目的是卖产品赚钱,你不能强行要求资本去扶持某一特定产业,除非能让资本从产业中看到有市场前景的‘商品’。”当你有好的商品时,自然会吸引好的投资光顾。 10月31日下午,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进入最后一天议程。2019年沃尔夫农业奖得主戴维·齐尔伯曼在接受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上海现在正在大力发展人工智能、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需要看清自身现有优势,大力发展高校人才,才能建立真正健康和可持续的产业体系。 (一) 建立足够好的大学 “发展人工智能产业前,人们要明白,一些地区发展新产业赚了钱,不代表所有人都能一样创造经济效益。”齐尔伯曼表示,关键人们要先看清自己的企业、所在地区是否拥有发展这些产业的先发优势,尤其是技术和知识。 “任何产业发展,归根结底都是大学教育,能否培育出有助于产业发展的人才。”齐尔伯曼进一步剖析自己的观点:一座城市需要拥有足够好的大学和足够多的学者为产业服务,此外还需要具有洞察力的投资者。“你不能说我今天拍脑袋决定要发展一项产业,你至少要列出一些目标,弄清楚要做些什么。” 齐尔伯曼在10月31日下午举行的“莫比乌斯论坛”上发言 科技作为产业供应链中的一环,在齐尔伯曼看来,上海完全可以建设比肩北大、清华的高校,在产业链中建立有足够竞争力的大学资源。“我觉得这个目标对上海来说不难实现。” 谈到政府在产业发展中的作用,他表示现在人们都意识到政府并不能完全决定产业走向,尤其当许多政府部门的从业者并没有充足的自然科学、基础科学知识,而许多创新企业的从业者却是年轻科学家、专业学者,两者对话如何进入同一“频道”时常存在问题。 如何改变现现状?他建议在大学阶段多培养有数学、统计知识的人才,这样当新的人才进入政府部门,他们会对产业概念和产业趋势有比较清晰的判断。“上海可以给高校更多空间去培养更丰富的人才。” (二) 想清楚“到底要干什么” 专访前一天下午,齐尔伯曼在参加第二届世界顶尖科学家论坛经济与金融峰会时进行了题为“创新与供应链”的演讲。在探讨市场、供应链开发和政策影响时,他提到当下人们正处于一种“破坏性的创新时代”,英特网、自动驾驶带来的创新让从农业时代演变而来的传统经济学论点受到挑战。而在新产业层出不穷的当今社会,供应链的整合尤为重要。 他认为,想要实现创新,就需要创新供应链设计,尤其需要设计新系统来适应新市场的诞生。对企业来说,生产的体量多大、企业结构如何建立,生产是部分依赖外包还是全部自行生产,实现垂直管理,这些都需要在创建伊始就对供应链进行完整设计。 想要发展好一个产业,就需要思考产业的机制设计,确保周围的人都能够为这项产业服务,而不是大家都只是站着看看而已——确保人们不止是“吃瓜群众”。 齐尔伯曼PPT中展示的供应链